top of page

俄烏衝突的一些思考:宣傳、恐懼,與能量運作-(上篇)

已更新:2022年3月3日


近期的「俄烏衝突」讓人們猶如霧裡看花。


長期領土爭議的烏東地區是「被獨立」成兩國、以便俄國有藉口出兵,或另有隱情?烏國當局說俄國是「侵略」,BBC報導「俄對烏發動『全面入侵』」,但俄國官方表示「無意佔領」,而是「維和」的「特殊軍事行動」。

西方國家的反應也一樣讓人費解。美國拜登政府半個月來煽風點火,甚至點名日期,卻沒有具體措施,還表明不協助撤出當地美國人。導火線的北約(NATO)成員國多半空喊兩聲,也沒具體作為,事後不痛不癢的經濟制裁,為什麼?

俄烏背後有盤根錯節的歷史文化與地緣政治因素,實情如何,各說各話,雖有局部衝突,但是否真的算戰爭也不好說。深層政府主導的西方各國,檯面上譴責,實際打著什麼算盤,也不好說。

另一方面,由於國家處境看似類似(其實不然。後文會說明),國人自然對烏克蘭產生同理,加上習慣把俄國、北韓當做「壞人」,我們很容易就接受「俄國(壞人)侵略烏克蘭(好人)」的設定。


原本可避免的國際衝突造成傷亡,對相對弱勢方升起惻隱之心,可以理解。但台烏的地理條件與歷史脈絡相差甚遠,直接類比並不適當;而俄烏衝突的實情亦未必如眼前表象


人們習慣按國家或立場來劃分敵我,例如中國、俄國和北韓是獨裁壞人,美國和歐洲民主國家是好人。但這是方便人們選邊站而過度簡化的區分。只要有人認為「只有我是對的/正義的,而與我不同的都是邪惡的敵人」,那世界就會持續分離對抗而永無寧日。在人們靈性提昇、意識擴展的時代,這是必須消融的觀念之一。

實際上,在統治地球的黑暗力量眼裡,區分的唯一標準是血統/階級,而非國籍。儘管社會制度和科技不斷演變,「血統」仍是地球統治階層遠古以來延續的傳統,因為那涉及當初播種地球的星際種族,以及血液內攜帶的基因與密碼資訊。這部份留待日後再討論。


重點是,在幾乎所有主要國家,光明與黑暗力量都並存,雖然表面形象可能剛好相反;加上理應讓全球人們更緊密連結的科技,被黑暗勢力劫持作為洗腦和宣傳工具,也讓人們混淆,增加辨識難度。

舉凡武力衝突、戰爭(或其他重要事件),都有公開的表面原因,和背後可能不為大眾所知的真正因素。表面說法一定會透過媒體讓你看見,除非你不看電視、不用手機也不上網;而背後的真正原因,只能透過之前發生的蛛絲馬跡來綜合判斷,但就算你猜到,也不會有人承認,或是以機密為由,幾十年都不公開。


儘管從更高層面來看,戰事也受到集體業力和黑暗勢能影響,但我們暫且不談無形層面的因素,因為有傷亡都不是好事。無論原因為何,開啟戰端絕不值得鼓勵,但意圖引導特定風向的虛假新聞一樣危險,甚至傷害更甚。


因此,我們要對受衝突波及的人民祈禱,也有必要稍微冷靜抽離,嘗試認清背後操作的力量,才不會讓善意與慈悲心被誤導。別忘了,我們正處在期末考階段的地球考場,而辨識力永遠是最重要的靈性功課之一。


所以,本文並非否定烏克蘭,更不是幫俄羅斯說話,而是透過一些可能被忽略的觀點,讓自己對狀況有更全面的理解。要記得,「理解」不等於「認同」,更不是不必為結果負責。「理解」只是讓我們能包含正反的不同立場,進而有機會看見超越的可能。這也是「意識擴展」的意義。


(由於本文資訊量較多,為閱讀順暢起見不另附連結,文中提及的相關新聞內容皆為公開資訊,請自行搜尋。)

【宣傳戰】


「...我已經說了將近兩年:這從來就非關病毒,而是關於創造順民,他們準備好服從禁令而不質疑。」 - - -主持人Laura Ingraham,福斯新聞網「Ingraham觀點」,2022年2月15日

當你發現媒體在某件事上立場一面倒的時候,就是一個重要警訊。

隨著越來越多俄烏衝突的新聞圖片和影片被證明造假,能確定的是,繼疫情/疫苗之後,另一波宣傳戰已開打


我們先看看俄烏衝突之前,世界上發生了那些事。

從去(2021)下半年到今年初,世界各國都發生因強制性防疫措施-不論是封鎖或強制接種-引發的抗議。從歐洲的荷蘭、比利時,美國各地的醫護、教師和警消,南美的玻利維亞,到近期加拿大的「自由車隊」,以及美國各地「人民車隊」向華府集結,都延續2020年底美國大選以來的基調:人們對菁英階層腐敗的覺醒,開始挺身發聲、取回力量的各種具體行動


同時,美國特別檢察官John H. Durham,也於2月11日向法院提交文件,指前國務卿希拉蕊2016年與川普競選總統時,曾滲透川普大廈與其住所網路,甚至在2017年川普當選後滲透白宮伺服器,試圖誤導政府部門,指控川普勾結俄羅斯。


此外,在俄烏事件同時,全球範圍內也發生了其他軍事衝突:


2月14日,沙烏地阿拉伯聯軍空襲葉門,摧毀叛軍無人機電信系統

2月16日,以色列對敘利亞首都大馬士革以南的地區發動飛彈空襲,造成物資損失。

2月22日,美軍在非洲索馬利亞發動空襲, 稱與當地政府轟炸叛軍青年黨(Al-Shabaab)。


但多數人可能只知道俄烏事件,因為西方媒體都聚焦於此,其他重大事件都被淡化了


主流媒體也不斷強調俄羅斯多邪惡、烏克蘭多英勇(盡管很多新聞用圖和影片已遭踢爆是拿舊照片、電影畫面或不相干事件「移花接木」)。


為什麼媒體要帶這樣的風向?是否想塞給你特定印象、告訴你該如何思考,並直接幫你設定好「對的」立場,而不同立場者都是陰謀論、不科學、叛徒?


再回顧一下:一年多前,「拜登曲線」橫空出世,人們毫不質疑。媒體一面倒的攻擊川普破壞民主。但隨著各種調查和證據陸續揭露,當初被貼上「假新聞」標籤的事,也正一一被驗證為事實。

然後疫苗出現了,人們一樣毫不質疑。儘管有許多專業人士質疑其安全性,但不論經驗與聲望,只要不同聲音,一律被社交平台和媒體邊緣化,甚至抹黑為假新聞,或直接封鎖刪除。但短短一年來,新冠疫苗帶來的嚴重副作用、甚至死亡,已超越過去百年所有疫苗的總和。


現在換俄烏衝突。這個對多數人來說遙遠且不真正熟悉的國度,當然更不會質疑,尤其媒體不斷將我們面對中國威脅的處境投射到俄烏關係(一樣是小國對上大國、一樣是被打壓參加國際組織),人們在情感上更容易理所當然的接受媒體設定好的立場。但實際真是如此嗎?

【兩岸 VS 俄烏】

首先,媒體用「今日烏克蘭,明日台灣」激起人們對中國會趁亂襲台的恐懼,就很有問題,因為將兩岸與俄烏類比並不恰當,而俄羅斯基本上也不樂見中國坐大。


與其說中俄哥倆好,說各懷鬼胎可能更恰當。如果中國想對台動作,俄羅斯會不會表面挺中、但趁機把天然資源豐富的東北三省收編起來?不妨用常識判斷一下。


以全球排名軍力比較,俄國第二、中國第三;台灣第廿一、烏克蘭第廿二。但俄烏為陸路接壤,台灣有海峽作為天然屏障,中國動武必須速戰速決,且同時以數倍兵力登陸壓制;但其目前能同時集結並載運登陸的數量,尚不及所需戰力的一半。即便順利集結,勢必造成西部與北部邊防空隙。意即俄國和有領土糾紛的印度都可能趁機進犯。這還沒算上西藏和新疆地區可能趁機脫離。若再考慮中國命脈的沿海地區,皆在台灣高密度的飛彈射程內。若無極為突發且急迫的重大因素,中國趁亂襲台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再者,台俄雖互動不多,但皆有互設代表處;台灣在烏克蘭雖設有貿易中心,但未互設代表處。以去(2021)年的雙邊貿易量來說,與俄為63億美元,佔貿易總額0.76%;與烏則未及3億,佔比約0.037%。兩國於台灣佔比皆在20名以外,但和俄國關係顯然較為密切。而軍力強大的俄羅斯在晶圓領域極為貧弱,積極尋求提昇,所以去年在官方支持下,高薪聘請聯電的前員工協助發展半導體。


另一方面,許多俄羅斯不願意出口到中國的關鍵武器和技術,都是烏克蘭賣的,包含中國引以為傲的唯一航母「遼寧艦」。中國原本也想買下烏克蘭一間瀕臨倒閉的發動機公司,來解決自家戰機的發動機技術問題,但被美國與俄羅斯聯手阻止。


所以,雖然國人在情感上偏向烏克蘭,但真正一直在壓制中國崛起的,是俄羅斯。


台灣雖和烏克蘭一樣,在地理上處於戰略樞紐位置,但烏克蘭在蘇聯解體的獨立初期,是僅次美俄的第三大核武強權,包含總計約5000枚左右的戰術核武器。儘管他們很快也銷燬所有核武,但在經濟困境下,國內貪汙嚴重,並且經常利用販賣武器和技術來維持財政。


而俄國阻擋烏克蘭加入的「北約」(NATO)是軍事同盟,跟中國擋我們加入聯合國(UN)完全不同概念。我們加入聯合國是交朋友;但加入北約是要準備打架的。烏克蘭加入北約,等於讓西方同盟的軍事力量來到家門口,這讓俄國視為直接威脅,並不意外。


那麼烏克蘭交往的西方勢力,都是那些角色呢?我們現在知道拜燈家族,還有其他美國政要相關人士,都與烏克蘭頗有淵源,包含國營企業,而索羅斯也曾投資烏克蘭。簡單說,就是大重設集團、深層政府的勢力。


有趣的是,支持烏克蘭的這些人,也是支持經濟封鎖、支持疫苗/口罩強制令,支持「要打疫苗才能上工」的同一批人。而俄羅斯卻是主要大國中,少數(如果不是唯一)沒實施強制疫苗的國家。


烏克蘭的國土面積是歐洲第二(僅次俄羅斯),又位於裏海北面、歐亞大陸接壤的重要位置,本就適合成為貿易樞紐,衰敗的經濟造就腐敗政府與各種地下經濟,在黑暗勢力介入後,更成為洗錢和人口販賣等犯罪活動的轉運中心,並不令人驚訝。

俄羅斯總統普丁(Vladimir Putin)是情報首長出身,對這些想必相當清楚。川普在位期間,普丁都沒什麼動作,因為川普清掃深層政府和箝制中國,都和普丁目標一致。現在深層政府勢力透過北約侵門踏戶,換作大家是俄國總統,又會如何回應?


106 次查看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