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俄烏衝突的一些思考:宣傳、恐懼,與能量運作-(下篇)



【生化威脅】

更具體的說,俄國認為的「烏克蘭威脅」,很可能與美國的生物實驗室有關。

根據俄國戰略文化基金會的網站資訊,美國在全球範圍内共有約400個由國防部五角大樓控管的生物實驗室,其中烏克蘭境内就有15個,包含今(2022)年正要啟動的基輔和敖德薩實驗室。


美國在前蘇聯國建立實驗室並非新聞,因為自2009以來,烏國就不斷爆發傳染病,甚至造成西歐國家擔憂,並懷疑美國生物研究室就是感染來源。烏國國防部的首都建設部門負責人Anatoly Ilyukha就曾在2010年間揭露,實驗室嚴重違反安全標準,可能導致高危險性感染病流行。


儘管美國表示實驗室是根據2012年美國國防部與烏克蘭衛生部所簽訂的雙邊協議所設立,旨在維護衛生與和平,避免前蘇聯時期殘留的危險病毒和病菌,但這也引發「研究帶來新的流行病,使民眾不得不向美國製藥公司買新疫苗」的疑慮。


保加利亞記者Dilyana Gaitandzhieva在2018年發表的「五角大樓的秘密生物實驗室」文內曾詳述美國以「改善當地公共衛生」為藉口,在分布於中東、東南亞、亞洲等地的25個國家,利用醫療中心為幌子發展生化武器,其中包括喬治亞和烏克蘭。其他東歐和美國本地媒體也陸續報導過相關內容。


因此,普丁之前就警告美國在俄羅斯邊界附近研發生物武器的危險。是否有可能,俄國要消除的是烏克蘭可能構成的生物威脅?


儘管美國否認,且表示實驗室資金並非來自美國國防部,而是烏克蘭官方運行,僅用於和平的科學研究和疾病監測,並認為這些報導是俄方意圖合理化侵略所放出的「假訊息」,但美國的烏克蘭大使館隨即於2月25日删除其官網上與實驗室相關的檔案,反而更加可疑。

回顧兩年前,美國官方對於「新冠病毒是實驗室人造的生化武器」也曾極力否認,各大媒體也斥之為毫無證據的假新聞,當初支持「病毒人造說」的人士,包含時任總統川普,都遭到強烈的抨擊與抹黑;但在美國參議員Rend Paul窮追不捨的調查下,美國國會也陸續證實,之前否認美國資助武漢實驗室進行病毒改造與「病毒人造說」的Anthony Fauci,早就知道疫情起源並試圖隱瞞,而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NIH)官員也已間接承認Fauci涉嫌向國會作偽證。

從這個脈絡來看,俄烏事件的背後很可能有不為人知、甚至與疫情相關的理由。


此外,被媒體視為狂人的「南美川普」、全球唯一不打疫苗的領導人,巴西總統波索納洛(Jair Bolsonaro),這位立場挺台,無懼槓上科技巨頭,簽署法案要求社群媒體不得任意刪帳號和刪文的總統,這次也拒絕譴責俄羅斯

在我撰寫這篇內容的同時(3月2日),墨西哥總統歐布拉多(Andres Manuel Lopez Obrador)也同樣表示不會對俄羅斯採取經濟制裁,並批評社群媒體對俄羅斯國營媒體採取的審查。這個違反主流的舉動,被部分國內外媒體酸是「不敢得罪俄羅斯」。


有趣的是,他也和波索納洛一樣,是當初少數質疑美國大選結果的國際領袖。歐布拉多曾在2020美國總統大選後無視國際壓力而多次表示「我們無法承認任何非法成立的政府」;而波索納洛也曾表示「我的信息來源顯示那裡(美國大選)確實存在很多欺詐行為。」


至於這兩位都反對的社群媒體言論審查,正好證明:媒體只想讓你看見他們同意的內容


回顧過去一年半以來,時任美國總統的川普,講話會被審查/下架/封帳號;質疑疫苗,會被審查/下架/封帳號;而現在,俄國發佈的資訊也要被審查/下架。但同時,恐怖組織和撒旦教相關的人物和影片都還在網路上,沒被審查也沒被下架。


或許,就像獨立記者Jordan Boyd所說:

「烏克蘭事件證明,我們的統治階級只會在有利於政治時才會關心錯誤訊息。」他說「我們的統治階級成員樂於將不同意的資訊,描述為威脅民主完整的「錯誤訊息」。然而,隨著烏克蘭和俄羅斯的爭執,民主黨人,所謂的新保守主義者和企業媒體,卻掩蓋了大量虛假資訊、戰爭宣傳和假新聞,因為這些能支持他們的好戰議程。

「....很少人有資格談論烏克蘭危機,因此任何在推特上不經思考的轉發熱門影片、或取自電玩遊戲假照片的人,都參與了資訊戰,無論他們是否意識到。這種關於俄烏衝突的錯誤訊息,應該引起那些常抱怨假訊息的精英們關注,但是並沒有,因為他們只關心壓制政治對手的魯莽言論,將他們消音,以便推進議程。」


這些資訊是否讓你開始嗅出一絲不對勁,並對整個俄烏事件,有一些和媒體敘事(narrative)不同的觀點?


問題來了。為何媒體要用特定立場渲染,就像過去在「美國總統大選」和「疫情/疫苗」時一樣呢?


很大可能是為了持續散佈恐懼,因為已越來越多人從虛假的疫情/疫苗敘事中覺醒。


【恐懼】


「參與戰爭的政府會利用宣傳來達到自己目的,這很正常也可以理解。但看到一般新聞媒體故意扮演相同角色,且公民們也樂於被大外宣,這是很奇怪的...關於戰爭的每個有用或好聽的說法,無論多麼未經證實或隨後被揭穿,都會迅速傳播...而不同意見者卻被誹謗為『叛徒』或『克里姆林宮特務』。無論你的觀點如何,認可虛假都是危險和有害的。」 --- 資深記者、網路新聞媒體「The Intercep 」創始人 Glenn Greenwald

那麼我們就要了解,為何有心人士總喜歡用傳播恐懼的方式,來控制人民?


很簡單,因為它有效。


恐懼就像病毒,會不斷找宿主。一旦接受,這種「病毒」就會不斷擴大,感染你周遭生活圈。最後全都把自己困在恐懼的幻象裡,就沒人會去看其實沒那麼嚴重的實際狀況了。


它們試圖讓你保持恐懼的目的是什麼?就是要斷絕人類靈性和集體覺醒的可能,以便長期控制和奴役,讓人類意識退回黑暗時代。


要知道,高階靈性機制遠超越目前最先進的科學。但因目前地球科技在宇宙中相對落後,無法驗證靈性法則,所以斥之迷信而尊科學為尚。但當前很多科學技術都來自失去靈性連結的星際種族(例如智慧手機)。


對黑暗勢力來說,過去數十年充斥我們生活中的大量化學用品,已經架好舞台背景;現在又有5G來擴大傳輸心智控制訊號、有疫苗來破壞人體能量場,剩下只缺木馬,就能突破你的最後防線-你的意識 。


而在這個事件中,所有用「即將引發歐洲大戰」「俄國併吞」「邊境情勢失控」「全面爆發戰爭」這類放大衝突的用語,都是為了嚇你,引發你的恐懼,所以千萬別買帳,反而要看清楚是誰在做這些事。


若你接受這類放大恐懼的說法,就等於你的自由意志選擇了恐懼,在意識上主動為恐懼開了大門。當你的身體被疫苗和各種化學用品破壞、心理受5G心智控制訊號影響、靈魂接納恐懼意識,你的身、心、靈就完全被掌控了。

這就是黑暗勢力不斷透過社交平台和各種媒體帶風向的原因。它們要人們覺得「思考脈絡太複雜,只分好壞最單純」,只要把某人(例如川普或普丁)設定為壞人,你就會不斷感覺受到威脅,以便讓恐懼持續蔓延。


所以,若習慣讓媒體替我們決定立場,告訴你「這樣才是好人」時,我們的判斷、辨識能力和靈性連結,也在一步步被弱化。


是的,病毒和飛彈很可怕。但更可怕的是,一直有人試圖告訴你該採取什麼立場、如何思考,而不聽從的都是壞人。


若失去思考的自主性和選擇權,下一步就是失去人性、成為機器。那時,當然,靈性也就不不復存在。這是很多星際種族曾犯下的錯誤。我們是否能看清陷阱、而不重蹈覆轍?

【結語:克服恐懼,平等送出祝福】

好消息是,處理「恐懼」的解方比處理病毒簡單。不用吃藥也不用打針,只要堅定拒絕被影響就好。


有心人士和特定勢力知道這點。為了影響你,它們利用電視和手機,確保恐懼的資訊能無遠弗屆的傳遞。


所以我們要堅定拒絕一切放大衝突、唯恐天下不亂的說法。這些事的確存在,但這是轉變過程的一部分。勇於直視黑暗,做好一切準備,但永遠選擇光,並在心中堅定持守最好的未來。


在現在這種資訊混亂、媒體綜藝化、科學為政治服務的時代,關掉電視、少用手機,多點時間陪伴周遭愛你和你愛的人們,同時對一切收到的服務真心表達感恩,你就會發現:


恐懼本身並不存在,它只是一種選擇,你永遠有權利說「不」。而愛與感恩就是對恐懼免疫的處方箋。


最後,如果你要祈禱、祝福或送光,請送給整個狀況,而非特定國家。因為雙方都是大戲中的角色。盡管我們可能有情感認同的對象,也可能想「消滅」幕後的黑暗勢力,但誰比誰更好、誰正義誰邪惡的「分別心」是此刻最不需要的。


事實上,你可以送更多光去照亮幕後操控的黑暗力量,因為,當光綻放,黑暗必然消散;同時,也送大量的愛給軍事行動的發動者。這不代表你認同戰爭,而是因為他們需要更多愛來軟化內心,以便能看見更高層次的解決方案;而那正是化解狀況最重要的關鍵。

106 次查看0 則留言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