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的政治學]我們都是共同創造者:選擇你有共鳴的,祝福你不認同的

更新日期:2019年12月18日


又到了「選舉季節」。

不同政治立場之間,批評對手執政不力、扒糞抹黑又繼續上演;就算多年來大家普遍受夠這種模式,也有許多候選人開始提倡乾淨、清新的選舉文化,但這樣的負面手法還是在持續。

為什麼?


或許因為我們習慣被情緒牽著走。當放出的議題讓我們感到剝奪感,就會有恐懼和憤怒,然後就會渴望安全和歸屬感。而提供一個化約過的立場就是最簡單的解方,也就是所謂的「同溫層」。

我們可以在這個以情緒同感為基礎的環境下,依照自己喜歡的立場來批評對手,因為不看事實和獨立思辨不僅輕鬆愉快,還能發洩情緒,忘掉生活上的種種不如意...但同時也忘記了:我們其實都是這些共識現實(consensus reality)的共同創造者。


民主社會當然可以批評,但是「怎麼講」很重要。但如果沒有建設性、只是情緒講爽的,就需要很謹慎,因為講久了會在自己之內造成惡性循環,就像生物學上的「用進廢退說」;同樣的,腦神經學家也發現大腦突觸會因我們的慣性而產生新的鏈結,進而在我們不自覺時成為習慣。更要注意的這帶來的場域效應:我們可能只是「喊爽的」發洩情緒,卻不自覺的創造出低頻的磁場,促進顯化我們不想要的世界


大家都不滿目前的兩黨政治,因為輪替幾次似乎都還是一個樣。但我們這些公民,不也是一個樣的跟著罵與我們不同立場的人?


候選人透過罵對手,就好像換自己上台會更好、可以跟救世主一樣可以扭轉一切。這不僅講的人動機有問題,相信的人可能更需要檢討自己:為何把問政如此複雜的事情簡化,之後才在奇怪每次都被騙?


依照那些被謾罵、扒糞、抹黑的事件來反推,我們期待的是一個100%完美的聖人。而事實上就是沒有人能真正做到100%完美。

用完美來要求他人是神經質患者的明顯癥狀之一。如同阿德勒所說:「用完美來衡量一個真實的人,是神經質者最有效的態度之一,因為這樣他們就可以隨心所欲的貶低他。」

但我們可以理解這種心理狀態,因為執政就是資源的重分配,而分配總是有取捨,被捨的那方總是會不滿,而拿放大鏡檢視對手。


放掉舊能量的思維模式


在舊能量主導的時代,人們面對強大的掌控勢能,只能透過微弱的謾罵來宣洩不滿與無力感,表達「我們不想要這樣」。

但現在不同了。隨著新能量進入啟動人們意識覺醒,我們已經逐漸取回力量,可以創造想要的,而非僅去對抗我們不要的。目前已有越來越多人知道:對抗不要的,實則是在關注他們,反而會予其力量;反之,當我們聚焦創造我們想要的,舊勢力就會因為沒有舞台而失去力量、逐漸消失。


固然在當前的過渡時期,與舊勢力的抗爭仍會持續(直到他們失去力量),但更重要的是,我們必須開始覺察到,我們的確有能力直接創造我們要的,而無需透過謾罵或抨擊不想要的才能達成。


過去我們被騙選票的政客操弄立場、造成情緒的對立,很多人甚至不知道為什麼要喜歡/不喜歡某種立場以及其後的影響,就彼此敵對,這很難稱得上是聰明的作法。

但這一切可以不用繼續,只要我們願意主動斷開政治人物的花言巧語(不與之共振),然後深刻思考,我們究竟要什麼,然後拿這個去要求他們,一段時間後,他們就必須回應我們因為新意識而提出的訴求,斷開我們已經不再想要的一切陋習舊俗。


治國從來就不是件容易的事

從全球層面來看,各國、各地區都有自己的挑戰,而這些挑戰不會單純因為誰上台就立即好轉。用「希望」來催眠自己,或許短時間會好過,但藥效退了總要面對問題。我們身為一位民主社會的「公民」(而不只是「老百姓」)更不該認為,理念和政策會只因被簡化成幾句競選口號,就真的讓治國變得比較容易。不會的。



我們必須開始體認到「治國從來就不事件容易的事」,並且願意真切去祝福當選者(就算他/她並非我們支持的對象,但卻是多數集體同意的人選...不論是否有意識下的選擇。這樣做是在榮耀彼此內在的神性),能有足夠能力與勇氣做出必要的正確選擇,同時認知:執政黨和在野黨必須在國家層級的事務上共同合作,這樣的話,或許會真的產生一些改變。


相信就會看見:這就是我們真正的力量


看到很多善良的朋友因為政治而反目,這是政治的初衷嗎?


我們可以有不同的立場,但那是為了討論可能的解答,而不是為了對立和「消滅」對方。就算有所謂的客觀事實存在,我們也只會看見自己想看的部分;就算有完美的解答,我們也只能看見自己能理解的。

但同樣地,看似不可能相容的立場,也會因為我們「願意相信」有可能的解答,而找出答案所以最重要的是去擴展意識-也就是嘗試接納不同的可能性,不論那看來有多不可能。

如果你覺得「用愛消融暴力與衝突」只是口號、甚至是不可能的笑話,那麼你是對的,它真的就只是不可能的笑話。

如果你願意相信「用愛消融暴力與衝突」的可能性,願意用一切可能去嘗試,找出這樣做的方法,那它就是可能的。

其實世間事就是這麼簡單而已,這甚至不是靈性的主題...你只要看看人類歷史就能發現。


也因為我們想法的強大力量遠超越大多數人所知,所以很多力量試圖運用教育和各種媒體,要讓你相信:你自己的想法和感受是渺小而不重要的,只有接受(他們創造出來的)現實並據以行事(聽話照做),才能在這個世界安身立命。他們不要你了解自己在思想和話語的力量。因為當你了解自己的力量-創造自己實相、影響世界的力量-他們就無法再掌控你、灌輸你恐懼的觀念、進而控制你。


看看這幾年周遭世界的變化。

網際網路的興起連結了世界;社群媒體的興起帶動個人力量的實踐:你現在不需要經過主流媒體「審核」,也可以自己出書、透過網路發表自己的想法、並且立刻傳佈到世界,影響力甚至超越過去的國際媒體。但同時,這些演進也正在促使我們學習、運用這種力量,我們要為這個力量負起責任。


我們不能再不負責任的認為,這只是我喜歡,我想怎樣都可以;我們發表/支持/轉傳的每一個言論/想法,都可能傳佈到世界的某個角落,激起某個人的情緒或啟發,這同時也代表我們需要有更佳的辨識力。以前是資訊不足,現在是資訊過多,如何辨別,也考驗我們的智慧。而透過「內在過濾系統」-心裡的聲音(即不帶外在偏見與評判、自然的真實感受)去比對一下、看看哪些引起你真實的靈魂共鳴,而哪些只是頭腦/習慣、恐懼/不安全感下的產物。


祝福你不喜歡的人


如果最終當選者並非你所支持的對象,也無須罵他或整天黑他;反之,要送給他(真心的)祝福。很多人不理解這樣的建議、甚至感到生氣:認為「這傢伙你還要讓他好過?」


這完全曲解了祝福的意義。


祝福不喜歡的人,不是讓他好過、更不是給他好運。這是因為我們都希望被加持、都希望祈求好運,才會這麼想。


讓我們試著換個角度想:當我們知道萬物一體、世界只是我的投射、而我不喜歡的政治人物,也只是我自己不認同、不接受的內在部分顯現於外而已呢?


講的再簡單一點:

祝福對方,就是祈請神性的介入。你可以把這樣的過程,想像成是我的高我(或我個體化的神、最高版本的自己),去祝福他的高我、給他鼓勵、希望他能醒悟、做出與最高善一致的選擇。這並不是讓他爽或好過,反而是透過祈請來幫助他覺醒,同時回流促進我們自己的覺醒和提昇。而最終獲益的將會是社會整體。這不就是我們要的嗎?


靈性與愛的政治-放下恐懼與分裂


其實早在90年代,就有許多專書全面性地闡述過這樣的理想-一種整體的、互為關連的世界觀,像是1994年的「心靈政治學」(C.McLaughlin和G.Davidson合著,中譯本1998年由國立編譯館發行)、1998年的「你正在改變世界-有意識的演化」(B.M.Hubbard著,中譯本2001年由方智發行),甚至更早期的新時代經典之一「寶瓶同謀」(M.Ferguson著,中譯本1993方智發行)...等。


而國內讀者熟悉的瑪莉安威廉森(Marianne Williamson,著有[愛的奇蹟課程][愛的祈禱課程][改變的禮物]...等暢銷書)在其2019新作[愛的政治學:新美國革命手冊](A Politics of Love: A Handbook for a New American Revolution)中,也提倡美國人重新回到最深刻的價值:愛,來建立從「心」(而非頭腦)出發的全人政治、一種愛的政治學


她認為,對立與仇恨正在消融我們的共同鏈結,敗壞我們彼此對社會責任的精神;而「恐懼」這種「精神癌症」的威脅,將終結我們過去的發展與得之不易的成就。因此,我們不能僅僅回應外部的政治議題,而必須探討目前社會失能的深層、內在因素。新的政治不能僅是智識上的討論,而必須出自對他人的真實情感...致力於愛,才有機會消融當前遽增的激烈和破壞性能量。


雖然該書是針對美國的歷史文化脈絡寫就,但這些背景和觀點,套用到當前的台灣、甚至全球範圍仍一樣適用。如同前美國總統林肯的名言:「過往教條不足應付現有的惡劣環境,艱困情勢升高,我們應隨之而起...我們面對的是一個新的局面,所以必須有新思考和新作為。我們必須擺脫枷鎖,才能救我們的國家。」(The dogmas of the quiet past are inadequate to the stormy present. The occasion is piled high with difficulty, and we must rise with the occasion.As our case is new, so we must think anew and act anew. We must disenthrall ourselves, and then we shall save our country.)


很多人對藍綠長期對立感到不耐,但又感覺沒有其他選擇,最後只好「含淚投票」。

其實我們不是沒有選擇。或許靈性與愛就是一個從更高角度出發、超越現有窠臼的解方。如同講究全人觀點的「超個人心理學」之於重視精神分析的傳統心理學,全人的生命教育之於傳統填鴨式教育,這些觀點與範式的轉移(paradigm shift)正是心靈逐漸覺醒、邁向整體意識的明證。同時,儘管還需要時間,但我們也確實正在邁入一種新的、全觀的、帶有靈性與愛的意識的政治可能性。


只要我們願意看見、並相信這個可能性,我們就有能力顯化它。讓我們專注在我們要的新世界-用創造代替競爭,平等、和諧、自由與愛的新地球-而非我們不想要的、舊能量主導的、那充滿教條、生存恐懼、對立與仇恨的一切。讓它們成為過去歷史的一頁,而我們正要一起寫下新的篇章。當我們的意識對準這樣的心念,地球/蓋亞也會回應這樣的新能量來支持我們。

82 次瀏覽

​© 2018-2020 by Grand View International Consulting Co.,Ltd. All right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