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大揭露會發生嗎?(更新版)


「大揭露會發生嗎?」是近半年來關注覺醒提昇的朋友相當關心的議題。


部分朋友希望看到疫苗的真相被揭露,部分希望2020美國大選的真相揭露,有些則希望全面大揭露,包含全球菁英長期操控的陰謀,以及與之相關的黑暗事件,像是人口販賣、器官移植、光明會與撒旦教...這些。


這多數是出於對真實、光明與提昇的渴求,期待這樣能讓世界瞬間翻轉;但也有部分人是出於對現狀的不滿和恐懼,潛意識裡有點想藉著大揭露來讓現有架構整個「打掉重練」或乾脆一起「玉石俱焚」的意味。


那麼,大揭露會發生嗎?


[可能性趨近於零]


原因之前已提醒多次:如果意識已提昇的人不夠,大揭露只會造成全面混亂,而黑暗勢力則會順勢接收無所適從和抗拒改變的人(這部份至少有15 %-20%,一旦真的進入混亂,可能高達50%以上),然後把矛頭指向揭露者,指控他們是一切混亂的元兇。

事實上,這不久前才剛發生過。大家不妨回想一下川普在總統任內所受的對待。


他要揭露深層政府,要解封對人類有益、但一直被以國安為名扣押的各種專利。他不斷自全球各地撤軍,且試圖離開各個空有架構、實際早已失能的國際組織。然後軍工政治媒體複合體的所有矛頭全指向他。甚至8月初還莫需有的對其住所進行無預警突擊搜索。這在美國是史無前例的。但直到現在還有很多人相信他是混亂的源頭。

所以,問題始終不在揭露與否,而在人們有無勇氣去看見並改變。說到底,一切還是關乎人類意識的程度。就像現在,關於實驗針嚴重不良反應的報導,儘管仍被主流掩蓋,但多數人就算看到也是選擇忽視,只要問題沒發生在自己身上。


事實上,自二戰以來,各種外星勢力與地球政府秘密合作開始,各種吹哨和資訊外流就未曾停過;現在一切只是過去不同派系勢力的行動所延伸的事件而已。所以,為何過去70年來都只有局部揭露,而沒發生全面性的大揭露?


以外星人為例,從70年代的卡特總統,到2016的希拉蕊,都宣稱上任後要公開外星人資料,但卡特上任後以國防機密為由食言,希拉蕊則是敗選。而歐巴馬在2014時任總統時接受「吉米金莫秀」(Jimmy Kimmel Live)訪問時也表示不可能公開,因為「外星人絕不會讓它發生。


就算對口無遮攔的川普也不例外。


2020年12月5日,以色列太空計劃負責人、被喻為「以色列軍事太空計劃之父」,位階准將的Haim Eshed教授不僅在訪問中公開揭露「銀河聯邦」的存在,更表示是他們(銀河聯邦)勸阻了川普的揭露,因為不希望造成混亂。(「以色列前太空計劃負責人表示:外星人要求別揭露,人類還沒準備好」,作者David Israel, Jewish Press發行 )


Eshed教授表示:「他們希望先讓我們能理性的理解。他們一直在等待人類進化,並達到我們能普遍理解太空和星艦這類事務的階段。」

[人類意識的理解程度]

由此可知,不會大揭露的原因很簡單。跟一切災難和混亂的肇因相同,這都取決人類意識的理解程度。


當人類意識仍處在當前二元對立與分離的狀態,大揭露只會帶來更大的恐慌(如前所述),然後被黑暗利用,世界會淪陷的更快。這就是大揭露不被允許發生的原因。


如果覺得這樣講太抽象,不妨做個簡單的測試,看看目前的意識是否適合揭露:

試想一下,如果揭露之後,你覺得之前不相信你的那些「韭菜和綿羊」都是活該,最好都去死一死,那就不太適合做全面大揭露。


因為這種不甘心的見獵心喜隱含著扭曲的優越感,若繼續滋長,很可能成為下一次問題的根源。對立意識較強的甚至可能演變成報復,就像一些極端激進主義一樣,容易被利用並造成大規模混亂。就像你解決一個敵人,卻樹立了兩個新的敵人。所以這種心態並不構成適合大揭露的條件。


若是不帶惡意的抱怨「看吧我早就跟你說了」,但講完還是會把手伸出來拉他們一把;或覺得「好可惜沒早點醒,不過有醒就好」,然後就去幫助他們。這類意識較不會衍生對立或扭曲,而是協助與支持,或許就可構成揭露的條件,


此外,也盡量別用「綿羊」去形容周遭受主流影響的人們,因為那是精英集團出於優越而挪用的稱呼,也是一種歧視。就算覺得自己已經覺醒,但在精英集團眼裡仍一樣是綿羊,所以沒必要用這個詞去嘲笑沒醒的人。

總之「提升意識」才是一切的解方。雖然現代人習慣把注意力聚焦外在 - 尤其3C產品 - 而非回到內在去檢視和調整自己言行的起因和意識狀態,但設法在「提昇意識」上下功夫確實刻不容緩,因為當人類進入光子帶,這是無法避免的。


「若人類集體意識沒有充分發展去適應第五密度的頻率,就會在一個自我引發的全球性大禍中內爆。然而,若人類意識進化,就會開始一個智慧、和平與愛的黃金紀元。」外星政治專家、「機密太空計劃」系列的作者 Michael E. Salla博士說。(「銀河聯邦、議會與機密太空計劃」218頁,2022)

[漸進式揭露:風向逆轉]


那麼,難道真相就這樣被掩蓋、不見天日了嗎?當然不是。揭露會以多數人意識能接受的漸進方式來呈現。在一般人能直接感受到的層次來說,就是媒體的風向轉變。我們看看過去幾個月世界各國發生了什麼:


今(2022)年五月,美國密蘇里州總檢察長 Eric Schmitt 發佈聲明,與路易斯安那州共同對拜登、前白宮發言人Psaki、福奇博士和其他高級官員提起訴訟,指控其與社交媒體公司勾結,以「打擊錯誤信息」的幌子壓制言論自由。


六月中旬,德國法定醫療保險醫師協會(KBV)負責人加森(Andreas Gassen)表示,德國有250萬人在接種後就醫診治疫苗引起的嚴重不適症狀。這是官方數字的10倍。大約同時,德國知名流行病專家 Klaus Stöhr 也對始終堅稱「疫苗沒有副作用」的衛生部長勞特巴赫(Karl Lauterbach)提出嚴厲批評,認為他沒有責任感且缺乏長遠思考,因為「如果一名醫生說出(疫苗毫無副作用)這樣的話,就應該撤銷他的營業執照。所有藥物都有副作用。」


六月22日晚間,丹麥衛生局長Søren Brostrøm在國營的公共電視台TV2中承認,基於 2021 年底以來所積累的知識,為兒童廣泛接種疫苗,是錯誤的。


九月5日,羅馬尼亞的歐洲議會議員克里斯蒂安特瑞斯(MEP Cristian Terheș)在歐盟的新冠委員會會議上,向AZ和莫德納公司追問,包含疫苗合約在內,各種資訊不透明的問題。


九月26日,原本深信疫苗、擔任第一批接種志願者且公開推廣的英國心臟科醫師Aseem Malhotra 在「胰島素抵抗期刊」(Journal of Insulin Resistance )發表了一篇詳細說明疫苗安全疑慮證據的論文,並要求全球停止推廣疫苗。

Malhotra醫師提到,依藥廠數據,公眾認為的 95%保護只是「相對保護力」,而疫苗實際提供的絕對保護力僅有 0.84% ,「這意味著 119 人中只有 1 人可免受感染,」可見疫苗的好處微不足道,更別說帶來的潛在風險,「但有多少人在施打時被告知這點?」他認為,混淆「相對」和「絕對風險」的結果,是為了刻意操縱大眾。


以下則是台灣本地的情形:


九月1日:各大主流媒體報導「mRNA 疫苗爭議浮現,MIT:自然免疫系統失靈」。


九月17日:立場挺針、且建議孕婦與孩童接種的衛福部傳染病防治諮詢會預防接種組(ACIP)召集人李秉穎在演講中表示「很不喜歡mRNA疫苗」,因為mRNA疫苗會進入細胞,可能全身亂跑,會發生甚麼事情誰知道。


九月21日:前疾管局副局長施文儀表示,國外疫情對台灣已影響不大,他和許多專家都認為邊境早該開了,沒有特別需要準備什麼,「下一步就是傳染病降級、將強制性的規定改為建議,包括戴口罩。」


儘管李秉穎的新聞之後被不明人士附會「石墨稀」後轉傳網路,被查核為部分不實來混淆;而施副發言的新聞也被部分平台自行下架,但這些以往不見於主流的風向逆轉,正代表漸進的揭露正在發生。

如前所述,揭露發生的條件取決於集體意識(亦即不只自己,還涉及其他人),而且宇宙要的是穩定而非混亂,所以此刻需要的是專注在意識的提升,而不是揭露。


高喊「大揭露」是很有革命感染力的,能激起熱血和腎上腺素,激發同仇敵愾的團結感,好像一切都將翻盤改變。但那樣把注意力向外並無法真正解決問題...只是從一個問題換到另一個。


漸進式的揭露,讓人們漸漸適應並習慣,或許是更為平穩過渡的方式。因為與大揭露同樣重要的是,讓人類願意看見黑暗,以便面對真實、取回力量。如同星際聯邦代表Thor透過Elena Danaan 說明的:(Salla,「銀河聯邦、議會與機密太空計劃」218 & 220頁,2022)


「當我提到『過渡』,意思是人族需要看見其敵人的各種樣貌,以便敞開意識接納真實。儘管這是痛苦的過程,但卻是必須的...

沒有戲劇性事件會發生,像許多人族害怕的那樣。它會以意識上的改變來呈現,在覺知、心智、和身體上,轉換到更高的範圍。


「身體症狀會發生。那些準備好將心智敞開的會跟上,但對還沒準備好或抗拒的,就會以身體或心理上的受苦來呈現。

「視野會改變,感知會改變,尤其對線性時間的感知會加速。但你知道這個過程是不可免的。因此人族需要真正放下任何抗拒,例如其中最強烈的:恐懼。」

[沒醒的人呢?]


不用擔心沒醒的人怎麼辦,那是他們的功課,不是你的。我們無法干涉他人的靈魂選擇,但可以自己決定是否提升,而且現在就能做。提升之後看事情的廣度和理解會完全不同,揭露與否也就不那麼重要,因為揭露的目的就是提升


看見真實後則要記得別再涉入恐懼或分離的意識,才能把新的思想頻率建立起來並維持住。這樣黑暗就會失去力量,因為沒人買帳。


至於沒醒的人會不會影響已經醒的?實際上,若真覺醒就不會擔心這事。還會擔心就代表雖然已看見被隱藏的事物,但意識上仍未完全提昇,也就是說,仍和未醒者處在相同層次,只是一個看見、一個沒看見罷了。


總之,喚醒的階段已告一段落,目前重點是聚焦自己的提升,以建立並維持住新頻率。不用太掛心揭露,那只是喚醒並帶來提昇的方式之一,不是主要重點。


Alcazar在今年四月的「進入虛空」系列課程中也提過:


「當你們問到,『我們能做什麼來協助這些受苦的人們?』要知道,每個人都活著自己的生命。每個人都創造自己的實相....


「但沒人是受害者。你們的媒體喜愛創造受害者。你們的媒體喜愛創造侵略者。是時候走出那個被媒體引導的世俗之地了...


「我們現在已談夠這些了,因為我們的首要重點是支持你們每一位的覺醒,因為從我們的觀點來看,這是改變你們全球實相的最快方式。」

所以,既然解方在「意識的覺醒」,此刻真正的問題或許是:

我們願意從自己內在下功夫嗎?


這才是真正的挑戰。

210 次查看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留言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