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能量的反撲與立場的選擇

更新日期:2019年12月18日


習慣從擴展的靈性角度來觀察時勢、以及對能量變化感受敏銳的朋友應該早已發現,勢不可逆且持續加速的人類與地球的意識轉化過程,已經為「舊能量」習於掌控的、數千年如一日的權勢,帶來強烈衝擊,並引發其大規模的回應。


「舊能量從來不會屈服,只是在堅決抵抗之中緩慢死去...有些人相信唯一能取得自己想要之物的方法,就是創造戲劇情節、戰爭與恐懼,一直想在你們覺得安全的地方冒出來,把你們拉低到跟他們一樣...他們已不是你們當中的多數了,但通常會是叫得最大聲的人...」克里昂曾這麼提醒我們,並談到黑暗勢能:「他們會那樣做,為的是要掌控你,如果他們能夠影響你的話,你就會掉進他們的套路中...人們大多喜歡既輕鬆又盲目的黑暗。」


所謂[舊能量/勢能],並非針對那些曾經相信舊體制與教育、而付出過努力的那群人,儘管他們常被幕後黑手推上前線以承受不滿的公眾指責。


「舊能量」所指涉者,其實就是所謂的陰謀集團、世界政府、以及通常潛藏幕後的那些菁英操控與既得利益者。這些人多半不願接受世界的演變,並將任何新觀念與隨之而來的變革,視為對其固有權勢的潛在威脅。


在2019這個「催化(catalyse)之年」的尾聲,不論國內或在全球範圍,舊能量都仍試圖再掀波瀾。他們長期習於隱身幕後操控,而不易為一般大眾所知;但從近期那些製造大規模恐懼與操控的舊方法就可明顯看出,這幾乎已是他們窮途末路的最後一搏了。

因此,固然當前有許不公不義甚至駭人聽聞、容易「激起群情激憤」或「讓人理智斷線」的事件,但要知道,這些事件就是因人們內心覺醒、不再接受桎梏,才激起舊能量浮出水面,而造成的衝突與對抗。這些「舊能量」要的,就是讓我們再次被不理智的情緒牽著走(這絕對是舊方法!)因為,就算他們在事件中落敗,只要仍能吸收到許多接受「恐懼」和「仇恨」而不自知的「新會員」,就有伺機而動、捲土重來的機會。

更清楚的說:雖然現在有很多不公不義的事情,但也別因此讓「仇視不同意見的他人」,成為我們表達立場的方式,因為這並不會真正解決問題。

有人開玩笑的說:這不能解決問題,但可以解決有問題的人。


不,不會的。


因為,當你用這種方法(仇視/異化那些「他人」)來處理事情,最後,在那些你所仇視的人眼中,你也成為那個「需要被解決/有問題的」那個人。


看出來了嗎?這樣的惡性循環將讓世界永無寧日。這就是為何從古老靈性傳統到當代量子科學,都不斷告訴我們應視人如己的原因:乃因我們本是一體、且彼此相連。


但,一如電影「蜘蛛人:離家日」中的台詞:「你沒有權力知道真相,因為你不願被從幻術中搖醒。」除非你願意看見,不然沒人能真正「教導」或「說服」你接受,因為我們擁有相同的自由意志與神性,而這不正是我們同為一體的明證嗎?


那該怎麼做呢?難道對這些事件漠不關心、視而不見嗎?當然不是。


如果真的想要一個更好的世界,首先要放下「對抗」這種屬於三次元、線性的陳舊概念。

更重要的是建立「辨識力」(discernment)。

不僅我們一再強調,很多靈性資料也一再提及這個重點。培養辨識力的關鍵在於「清明」。當我們能從更客觀、不帶得失心的更高的角度來綜觀全局,事情的脈絡與前因後果就會變得清楚;挑戰是,我們周遭有太多持續的干擾試圖吸引我們注意;當我們慾望被挑起、各種可能性的選項進入,就很難保持客觀清明的辨識。


舉例來說:儘管已經被揭發無數次,老鼠會型態或號稱高獲利的投資詐財事件仍不曾停止,為什麼?首先,因為我們認同「錢財=成功=安全感=人生價值與意義」的觀念,所以將「賺錢與獲利」視為最高指導原則。如此一來,任何會激起這個最高優先核心想法的機會,都得以順利通過你思維上的過濾網、進入你的心智、讓你產生得失心、進而影響你的清明與判斷


如果這是你的價值信念,當朋友神祕的跟你說「我有一個高獲利的投資機會唷」,就會馬上引起你的興趣,當然你內心警訊也會同時響起,像這樣:念頭1、「這一聽就是騙人的嘛」,念頭2、「可是這麼好的朋友應該不會騙我吧,而且金額也不大,試試看也沒損失」...然後這兩種(甚至更多選項)初始想法,就會各自延伸成無數多的選擇、組合與起伏的得失心,一段時間持續盤旋/佔據你的思緒,自然容易蒙蔽辨識力。


反之,如果「賺錢與獲利」並非你人生的優先價值,當這個訊息進來,你就不會產生共鳴,並清楚知道這並非你需要的,從而能直接婉拒,並維持清明的判斷與辨識力。

重點是,當你能從更擴展的觀點出發,就會更容易看見全貌,而不與之共振。你內在會有清晰的知曉:你不用去對抗「舊能量」,你只要堅定自己的光與善念,不去與他們激起的恐懼與仇恨共振,就行了。

再更簡單的說就是:你本身的思維場域,就是你的能量防護罩。只要你內在沒有相應的念頭當「間諜」(如上例中的「念頭2」)去幫它們開門,任何不與你共振的念頭,都無法進入並影響你。少了你賦予的注意力,它們就會失去力量。


我們應當去理解、包容並接納那些受舊能量影響者(直到他們準備好)。在此之前,不用認同、也不用對抗,你只要堅定的選擇不與之共振就行了。


我們都看過一些電影,結尾反派老大打輸了,挑釁的瞪著主角英雄說:「你贏了,殺了我吧。」然後主角看著他,回答道:「不,你不值得。」然後放下武器,交給姍姍來遲的執法人員處理。


這就是我們面對一切「舊能量」所涉入事件的適當態度。它們以恐懼與仇恨為食,一心只想把我們拉低到它們的層次;如此一來,我們就必須遵守它們的遊戲規則,並受其控制。當我們開始體察內在的光,就會知道「我們是有選擇的」,然後開始拒絕接受它們的規則:恐懼與仇恨。選擇愛,包容並尊重與你不同的(這不代表你必須喜歡或認同他們),並且堅定拒絕恐懼與仇恨

最後講到「立場」。

由於前述的原因,近期很多事件都被激化,越來越多人義憤填膺的表達立場,甚至頗有「不是朋友就是敵人」的態勢。還有不只一位朋友,因為遲遲看不到我「明顯的」表態,還善意傳了一些引義大利詩人但丁名言「地獄裏最熾熱之處,是留給那些在出現重大道德危機時,保持中立的人」為討論主題的文章給我,真的嚷我啼笑皆非。


不接受目前檯面上已有的明顯選項,就是鄉愿的中立嗎?


我們都知道,在「黑」與「白」的兩極光譜之間,還有很大的空間可以探索。既然還有其他(或許更好)的選項值得去探索,為何非得馬上落實其中一種可能性呢?


當然,還是有相對較為適合的選項,那是我身為一腳還踩在三次元物質界的「人」,仍會去做出的決定。但作為一個靈性工作者,或很多人所謂的「光行者」lightworker,我們來此主要的工作,是透過體驗與分享,讓周遭的人們知道,我們還有很多不同的選項,以激發並嘗試共同發展出一套更高層次、符合所有人最高善的解決方案,而不是硬要選邊站


簡單的說,我們並非保持中立,只是不陷入被人為化約過的、「非黑即白」的立場。

我們的立場很簡單也很明確,就是「愛」,一直都是。就算尚未被理解,我們仍會始終堅持。

最後,容我以克里昂的殷切敦促來作結:「請看見可能性,而不是日常新聞...如果你持續創造光明,黑暗就無法乘隙而入...只要你一直散播光明,任何黑暗事物都無法靠近你!


願我們都能及時點亮內在智慧,在任何處境下,都嘗試去看見最高版本的可能性。

  • Grey Facebook Icon

​© 2018-2020 by Grand View International Consulting Co.,Ltd. All right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