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俗定義的「成功」,是否相容於新(心)時代的孩子?

October 1, 2018

 

每次看到讓人難過的社會新聞,我都會想到一個問題:若想到孩子的純真和無助,還會去做壞事、傷害別人、或是心裡沒有產生愛嗎?

 

但是回想從前,當我沒有留足夠的時間靜下來獨處,或是心思在外、意識處在鬥爭、不滿甚至想要報復時,內在的確是沒有空間留給愛的。某種程度上來說,我們的確可以將愛隔絕在內心之外,而讓惡或其他低頻負面的意識狀態持續。

 

但反過來,應該也有可能將內在空間留給愛,而將一切負面或與惡相關的意識隔絕,讓我們不受這些干擾。但為什麼對一般人來說,隔絕愛如此簡單,但隔絕惡卻這麼困難?

 

或許是因為惡的面貌多變、而且總是伴隨著誘惑;而這些誘惑,卻是組成我們當今社會的主流價值觀,無所不在。

輕微一些的像是對自己好一點、你值得、你應該擁有...等,重一點的就像是厚黑學權謀、心理操控、狼性...等這類肯定並強調競爭與分離的觀念。

 

現在社會的主流價值不是追尋和探索生命的意義與可能性,而是追求權位、名利和享受(部分還用探索生命意義來包裝,或美其名約「給家人更好的生活」來讓你對這些追求自我合理化)。

 

當我們強調「便利」的科技來到史上最先進的同時,我們的社會卻要求更多的工作時間、甚至父母雙方都要全職、長時間的工作,才能勉強維持家計。當陪伴孩子玩耍、成長的時間越來越少的時候,那一定是什麼部分出了問題。

 

我們可以把矛頭指向這裡:鼓勵追求「成功」的價值觀。

 

追求成功並沒有錯,因為那也是追求個人開發的極致、是生命探索的重要面向。

問題是,誰來定義「成功」?

 

如果你也正在追求世俗社會定義下的「成功」,很顯然,成功與否不是你「定義」的,而是社會,更精確的說,是社會上層的政商菁英,那些無論你如何努力,可能一輩子都難以企及的階層。

 

有些人會拿某企業白手起家的故事來說嘴;但請記得,戰亂後的一代是有這樣機會的,而我們現在是一個特定架構已經建立的社會,相對白手起家的難度更高。要火上添油的人不妨再自己打探一下,因為其中部分也不是真正白手起家,而是中途有某些大筆資金的幫助。這部份幾乎不會出現在主流報導,偶然聽到的故事或八卦消息也很難查證,真實度如何,每個人心中自有定見。至於許多世代傳承的上層家族從頭到尾都存在。

 

讓我們面對現實:社會階層的流動,儘管相對於君王貴族世襲的時代是快速的多、機會也多,但流動的速度並不如想像的快,而且滑落的速度和範圍、永遠比上升來得劇烈。

 

所以,你是否要繼續追求那些、由塑造這個價值信念體系的「上層」所灌輸給你的「成功」概念,然後一輩子被金錢和工作的義務和責任綁住?還是要聆聽內心、追尋覺醒、開創自己的真實使命,進而慢慢盡力建立一個新的範型、一個新的共識現實?

 

對失去金錢和工作的恐懼,已經成為現代人最主要的無形牢籠。

因為對工作和金錢的追求而放棄生命本身的喜悅、試煉與挑戰,在我看來不僅是毫無道理、根本是完全瘋了。但這是多數人從小到大被教育、所接受、也很少質疑的價值,形塑了我們目前瘋狂的世界。

 

在極端的狀況下,為了工作和金錢,多少人可以遮蔽自己的良心?可以扭曲自己的良知?可以與生命的道路背道而馳?別輕易說不會,除非你已遇過必須這樣選擇的處境。

 

「你一定已經注意到了,小我所追求的目標有個顯著的特徵,就是目標達成之後,你才發現它根本滿足不了你。」(奇蹟課程正文-8章.捌.2:5-6)

 

對於這些觀念,或許因為不曾想過,或是覺得沒有可能,所以這樣的東西不曾投射在你的生活中,不存在你的經驗裡,所以我形容的再多,你都會斥之無稽。

 

但若暫時放下評斷,想像一個新的世界:

當我們從基礎教育就開始教導生命的美好與意義、一切的人類行為、社會運作都以「鼓勵自我開創與探索」為核心來架構並運行,那會發生什麼事?我跟你說,那會是一個很不一樣的世界,一個你真正想要的世界。

 

很多的職業會不見、但更多新的產業會興起。其他得以保留的行業,也會以更加不同的樣貌呈現,從經營階層到基層,一切都會跟現在不同。

 

至於如何不同?很簡單,問問你自己:如果不是考慮金錢,你會繼續做現在的工作嗎?如果不會,那你真正想做的是什麼?

 

反之,你維持在現有的工作中,如果讓你有無限發揮的自由,你會想做什麼?如果不再談論「競爭」,而以「創造」來取代之,你對自己和其他人的看法會變得如何?

 

別說資源不足。看看全球各地以壟斷民生物資而發達的集團富可敵國的現象,看看所謂「軍工政治複合體」,你就會知道這些人在玩什麼把戲:掌握資源,並讓你相信不足,用恐懼來控制你好好工作。接著給你看看上層階級的物質享受,讓你心生嚮往。然後,如果你夠認真再加上點好運,或許有幾個就真能沾到點邊,然後其他人就會覺得「這真的是可能的」而放掉自己生命原本的創造、一窩蜂追求那不屬於你自己,而是由外界定義的所謂「成功」。就這麼簡單。

 

我們就是這樣把權力交出去而不自知的。

 

為什麼我們滿足於現在的種種,只喜歡在社群媒體酸言酸語,卻沒有勇氣做出真正的改變?

 

 

寫這篇文章的時候,剛好看到日前引發軒然大波的孫安佐非法持有武器案召開認罪庭。聯邦檢察官麥史文(William M. McSwain)於庭審後在twitter表示「每個父母都應該參與或積極瞭解自己孩子的生活。這是他們的責任與義務,不僅是對孩子,也是對整個社會負責。」(Every parent needs to be actively aware of what is going on in their child’s life. It is their duty, not only to the child, but also to the community at large.)

 

那麼,如果父母沒有或無法「參與或積極瞭解自己孩子生活」,除了因故被迫無法履行之外,還有什麼原因?

 

如果是「個人意願」問題,那為什麼會不想或不願意呢?是否因為我們花太多精力在追求那些被這社會定義為成功需要作的、實際上卻是要綁住我們的那些行為?

 

真相其實很簡單。「奇蹟課程」說得好:

「沒有比認出真相更容易的事了。這種認識如此直接、明晰而且自然。只因你始終忙著訓練自己不要認出真相,這事對你才顯得如此困難。」(正文,-7章.拾壹.5:7-9)

 

或許這就是我們不願承認的真相:我們真的搞砸了。

我們習以為常的教育架構不僅已不足以滿足新的孩子,

更極端的說是完全沒有幫助,甚至是倒施逆行,拖慢腳步。

因為,對於新的孩子來說,他們未來要建立的是一個以「心」為主,和諧共存,而非分離競爭的世界。

 

心時代的孩子懂得用心來看事情。

他們打從出生,心裡就很清楚這個世界是要怎樣的。但是因為無法精確表達,而產生老一輩人看來的焦慮和叛逆,於是急著想把他們放入架構中。某些相對開明的家長,可能會試圖用一些比較先進的技術和方法,但那仍是無助於孩子的框架,充其量只比原本傳統的稍微好一些而已。

 

孩子當然不接受。他們本能就知道這是沒有幫助的。

 

國際知名的全人教育先驅學者Ron Miller曾在其影影響深遠的著作「學校為何存在」表示:「現代化學校教育是一種社會操控毀滅靈性的方式,與人類的價值觀和民主理念敵對。」

 

說穿了,就是我們傳承的舊時代教育,完全不適用在新一代的孩子,因為我們是以競爭為基礎、深信分離觀的一代;而他們天生就是整體論者。

 

他們懂得如何包容大人世界的種種荒謬,但大人世界卻不懂(也不願去懂)他們看見的世界,甚至認為那是「不正常」的,而試圖將他們「導正」:導正到一個認為愛是軟弱、而上戰場奪取敵人性命是勇敢,這樣價值觀的世界。

到底瘋狂的是誰?

 

我們怕孩子以後無法面對現實的世界,所以我們奪走孩子的愛與夢想,來保護他們不在殘酷的世界受傷。這個出發點是愛,卻傳承了一個充滿恐懼與危險的世界觀。當前世界的現實與不安全,不就是我們一代代承接過去的恐懼而共同創造出來的嗎?

 

就算你覺得需要記住過去受的苦,但也不必然要把他們傳承下去。

 

曾經影響我很深的一個觀念就是「問題到我為止」。

盡管我們無法處理所有的問題,也必須適回報/尋求協助,但仍應抱持「問題到我為止」的心態來處理各種挑戰和問題。承接由上而下的壓力時亦然。「有肩膀」「有擔當」的領導者總是最受人期待。而我們每個人都是未來新世代人類眼中的領導者。是否就讓我們這代人一肩扛下過去種種因為舊思維、舊習氣所衍生的爭端和業力,不要再往下傳承了呢?

 

此外,因為忙碌,我們太迷信各種教育孩子的「方法」,總是希望有「新手父母教好孩子的7個重點」「教出資優生的10個方法」這樣「公式化」的捷徑。但新的孩子是更多樣化的「人」,需要我們「客製化」的引導與關心。而這個「客製化」的核心元素,就是亙古以來一再被誤用、卻少有人能真正理解的概念:愛。

 

相信愛,可能會是你這輩子做過最大膽、最勇敢,但也將會是最正確的決定。

 

當你下班回到家,看見孩子在房間,一個人專注作著自己的事,看到你回來,露出純然喜悅的笑容說:「爸爸/媽媽,我一直在等你回來耶」。這個片刻,就算你自視堅強到不被觸動,但你能不相信愛嗎?也就是這個當下,讓我們知道,我們擁有一切,而且有力量創造更好的未來。

 

讓我們一起,勇敢走出過去傳承的恐懼,不僅許自己一個更自由的生命,也交給孩子一個更有愛的未來。這是我們責無旁貸的使命,也是唯一一個、真正值得用一生去努力的事業。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Please reload

SINGLE POST

Please reload

​© 2018-2020 by Grand View International Consulting Co.,Ltd. All right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