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rian

選舉漫談:半靈性觀點


今天來聊聊選舉。

作為一個身心靈成長工作者,適合談政治嗎?該不該有立場?

或許與人們對宗教的期待一樣,我們希望心靈成長工作是超然的。

但從另一個角度來說,既然宗教和心靈工作者要面對世俗大眾,難免論及政治,也必然會有立場,只是這個立場通常並非極端、而是從較平衡、超然的觀點出發。我們就從這個角度來談談吧。

會想寫這篇,主要是因為高雄「韓流」來襲而成為這次「九合一選舉」的關注焦點,我們也受到很多的關心和詢問。最近一個月來,只要外縣市的親友來聯繫,幾乎都會問「支持哪位候選人」和「誰比較可能當選」的問題,而且越往北,好奇心越重(具體來說,是台中以北)。

因為過去相互攻訐、激情煽動的政治文化,每次選舉都好像一定要選邊站;如果不選擇一般人能理解的立場,其他人就會依自己的想法幫你貼標籤。例如說,有人問我支持A或B,我通常會請對方告訴我,你支持/不支持A的原因?或是支持/不支持B的原因?他們兩位的優點?你覺得哪位是真實的?哪位是有愛的?哪位是包容的?你又何以知道?如何判別他們的政見與人格?重點是:你所得到的所有關於特定候選人的資訊,是從何而來的?客觀嗎?真實嗎?如果是,你怎麼知道?如果不是,你為何支持?

總之,對方因為得不到答案(反而帶回更多的問題),就當做我沒立場了;或者,有些不是那麼熟的朋友,就幫我「自動歸類」了:例如,因為我的軍校出身,就理所當然認為我支持「藍軍」(我可能是也可能不是,但我不會解釋);或者,因為我居住的地區或談論的某些理念,就理所當然的認為我支持「綠軍」(我可能是也可能不是,我一樣不會解釋);反正各自解讀,你認為我是哪邊就哪邊吧,我也從不解釋,大家開心就好。

真的是沒立場嗎?非也。我手上的票,在選舉當天,總是會投給其中某位的,肯定不會廢票。只是,以這次市長來說,不管我最後投給誰,不管最後誰當選,我都會覺得很好。在社群媒體上看見候選人的消息,只要不是負面走向的(例如批評對手、或支持者的情緒化表述),我一定都會按讚,因為,在每位候選人身上,我都看見了很美好的特質。

為了避免助選嫌疑,就不一一列舉我看見的優點,留給大家自己觀察。重點是,當我們能開始看見每位參選人的努力與優點,而非挑毛病、抹黑、翻舊帳,選舉就會走出新的格局,也能鼓勵真正有理念且無私的人才,願意出來參政,進而帶動利他與服務的風氣,扭轉當前政商掛勾、圖利自己的政治文化。

不翻舊帳,是寬恕,讓我們有機會卸下過去的包袱,走出新的路。人類的意識演進是動態的。拿過去特定時空環境下的作為來現在比對,是否有積極意義?提及的初心是在檢討,或是出於報復、不甘?

截至目前為止,依我們的政治制度與平均的公民素養來說,要求一個政治人物一路走來沒有任何瑕疵,實在有些強人所難。就跟每個人的成長一樣,過去犯的錯,只要覺察到錯了,願意改變,未來不再犯,就好了;窮追猛打難免陷入怨怨相報的循環,怎麼有力量走出新的路呢?固然有人會說,政治人物對社會和政策有影響力,不能跟一般人一樣犯錯有改就算了。如果不用負責,那當初受他們影響的人怎麼辦?我無法回答,因為這要看你是從什麼立場/角色來問。但寬恕的原理是一致的。當時機適當,「放掉」並不是原諒對方,而是放過自己,不再深陷泥沼。

從靈性的觀點來看,我們都是來自同一源頭、各自在不同方面的獨特展現。「出生前計畫」的概念也提供了一個更主動、積極的生命觀:我們一切的生命歷程都是自己選擇的。所以,每位候選人的一切作為除了是活出自己的生命道路外,他們的表述與立場,不論我們認同與否,一切的優缺點其實也是我們內在某些部份的投射,所以才會激起我們的情緒-不論那是外顯的激情表現、或是內隱不宣的潛在共鳴或傷痛。

當我們試著調整自己的角度,從「聚焦缺點」轉為「看見優點」時,就會開始看見希望與美好。當我們能從不認同的對象身上讚賞他的正面特質時,我們認出了她/她的靈魂,也同時救贖了自己的靈魂。這樣整體性的觀點,將是靈性政治意識覺醒的開端(註:此處的「覺醒」和目前政治口號上的「覺醒」仍屬不同層次,特別說明,請讀者諒查,自行探索箇中含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