衝破幻象、斬除心魔:淺談[鬼滅之刃電影版無限列車篇]的省思



「鬼滅之刃電影版:無限列車篇」是去年(2020)年底口碑熱門的動畫片,切合當前社會的內容隱喻也帶來許多省思。距離這片在台灣上映已差不多半年,該看的朋友也應該都看過了,所以劇透應該不會是問題。事實上,看過之後再來對照,更能清楚理解其中隱喻。適逢上週五(4/23)開始在北美院線上映,這裡分享一些感想(原文去年11月15日已發佈於我個人臉書,此處內容略有調整):


----(劇透分隔線)----


壹、主軸的反派「下弦壹-魘夢」以及列車,隱喻現今媒體的狀況:


1.反派「魘夢」就如同帶風向、操控人心、製造假新聞的媒體,給你想看的夢,讓你無法自拔、寧願沈睡在美夢中,也不願面對醒時的痛苦現實。當你以為已經斬除它(某個放假新聞的特定媒體),才發現它早已結合/變成列車本身(整個新聞/媒體的共生結構),讓所有乘客沈入夢境、完全掌控,再伺機一一吞噬。


2.當列車本身成魔,距失速墜毀亦不遠矣,而所有乘客將一併陪葬。對照去年美國大選「媒體政變」所激發的爭議、混亂、以及民眾的麻痺/沈睡,民主列車在媒體操控下,竟不知不覺已在墜毀邊緣。多麼強烈的即視感。


3.而魘夢派人潛入「鬼殺隊」成員夢境、試圖找到無意識領地的「核心」並摧毀之,這段就像是用「假新聞」滲入,藉以破壞人們無意識的最後防線「良知」,來完全掌控人心,是一樣道理。


4.主角「炭治郎」就是願意面對滅門之痛(現實真相),才有辦法成為唯一突破夢境、回來和「魘夢」戰鬥的人;而炭治郎無意識區域的光明(內在的良善)也感化了受魘夢蠱惑的刺客,找回原本的善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