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毒的禮物-疫情的意義、觸動、與靈性工作者的角色-上篇

更新日期:2020年11月2日


這三個月新冠病毒(Coronavirus)帶來的疫情相當快速,從過年前武漢封城,到如今全球政界或演藝名人相繼確診、以致各種賽事、表演的延後或無限期暫停、國際航班取消...各國也依實際狀況先後祭出各種措施:有追蹤源頭的、有全面封鎖國境、停止一切活動、也有所謂「佛系防疫」的作法(其實是有根據的,請自行搜尋)。


這些作為都是文化的反映。像是普遍慣於社交生活、開放樂觀且崇尚自由主義的西方社會,可能因此造成防疫漏洞;而相較之下保守且謹慎的東方社會,一般習於服從和集體,但也產生會否因為恐懼而交出自由的可能性。


疫情衝擊著我們固有習慣與觀點,因為沒有舊模式可循、面對未知而造成人心的恐慌,這些變動其實都是病毒帶來的「禮物」,目的是催化我們進入下一個階段的演化。


從更高的角度看,這是善意宇宙的自然平衡機制,因為我們在被程式化之後,對外在世界的探索已經成為一種無意識的行為(貪得無厭的要更多、enough is never enough),為地球帶來嚴重而病態的扭曲。「病毒」只是將我們病態行為如實呈現的顯化物而已。

它帶來的課題其實就是「平衡」,要我們去正視這些事件,而不是漫不經心、不當一回事。

為什麼我說是「病毒的禮物」?因為疫情最大的影響或許不在病毒本身,而在於恐懼和不實報導的散佈速度,對人們的影響。也可以說,病毒的「標的」,是「提醒」一切不再符合即將到來新地球的意識型態,必須要儘速移除,以便進入新的頻率和提昇。


我們經常拿2003年的SARS來和這次疫情比較。我不知道實際上哪個更致命,但我確定的是時空環境大為不同。從世紀初,2001年的紐約雙子星恐怖攻擊以來,2003的SARS、2007年美國次貸危機...似乎就已預示這個新千禧年將陸續有許多顛覆我們過往認知的事件。回頭來看,當初認為不可思議的天花板,現在不過是樓地板而已。


2003年一個256 MB的隨身碟就要價近千元,剛成立五年的Google還沒上市、而Facebook和Youtube根本還不存在。而當今社群媒體已成為生活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個人不必再經過權力機構審查(例如電視台或報紙),也能自由的發聲,並快速串連全球相同理念的人,成為一股力量。但因為靈性知識的欠缺,多數人仍在摸索適當運用這種力量的方式,就讓某些失去既有力量的勢力有機可趁,來透過這些社群工具借屍還魂、操控風向。誤用的結果就是恐懼與假訊息的傳佈比2003年更快,所以,病毒的真正威力仍未知,但恐懼的蔓延已遠勝2003年的SARS。加上部分「先進國家」慢半拍的反應,更擴大這種全球性恐慌的末日感。


【全球一體,環環相扣】


截至目前來看,影響較直接的行業包含旅遊業(飯店、航空、主題樂園..等)、娛樂業、職業運動與文化產業(大型賽事與表演)...等,而因為關閉或停工影響到基本物資的生產,長期也可能造成民生物資短缺和恐慌。


例如影視業,之前線上串流對實體院線的衝擊已引發爭論,現在許多拍攝暫停和上映延期,以及美國和中國為首、再創新低的院線票房,也將促使影視產業再次調整。旅遊相關產業的影響更為劇烈,因為很多大型連鎖飯店、度假村、主題樂園和航空公司,都是由經濟上舉足輕重的財團經營,短期的遊客銳減就可能對其獲利與員工生計造成衝擊,遑論可能的長期關閉,對於產業結構的重整也是可預期的。以上種種,再加上傳統產業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