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rian

世俗定義的「成功」,是否相容於新(心)時代的孩子?


每次看到讓人難過的社會新聞,我都會想到一個問題:若想到孩子的純真和無助,還會去做壞事、傷害別人、或是心裡沒有產生愛嗎?

但是回想從前,當我沒有留足夠的時間靜下來獨處,或是心思在外、意識處在鬥爭、不滿甚至想要報復時,內在的確是沒有空間留給愛的。某種程度上來說,我們的確可以將愛隔絕在內心之外,而讓惡或其他低頻負面的意識狀態持續。

但反過來,應該也有可能將內在空間留給愛,而將一切負面或與惡相關的意識隔絕,讓我們不受這些干擾。但為什麼對一般人來說,隔絕愛如此簡單,但隔絕惡卻這麼困難?

或許是因為惡的面貌多變、而且總是伴隨著誘惑;而這些誘惑,卻是組成我們當今社會的主流價值觀,無所不在。

輕微一些的像是對自己好一點、你值得、你應該擁有...等,重一點的就像是厚黑學權謀、心理操控、狼性...等這類肯定並強調競爭與分離的觀念。

現在社會的主流價值不是追尋和探索生命的意義與可能性,而是追求權位、名利和享受(部分還用探索生命意義來包裝,或美其名約「給家人更好的生活」來讓你對這些追求自我合理化)。

當我們強調「便利」的科技來到史上最先進的同時,我們的社會卻要求更多的工作時間、甚至父母雙方都要全職、長時間的工作,才能勉強維持家計。當陪伴孩子玩耍、成長的時間越來越少的時候,那一定是什麼部分出了問題。

我們可以把矛頭指向這裡:鼓勵追求「成功」的價值觀。

追求成功並沒有錯,因為那也是追求個人開發的極致、是生命探索的重要面向。

問題是,誰來定義「成功」?

如果你也正在追求世俗社會定義下的「成功」,很顯然,成功與否不是你「定義」的,而是社會,更精確的說,是社會上層的政商菁英,那些無論你如何努力,可能一輩子都難以企及的階層。

有些人會拿某企業白手起家的故事來說嘴;但請記得,戰亂後的一代是有這樣機會的,而我們現在是一個特定架構已經建立的社會,相對白手起家的難度更高。要火上添油的人不妨再自己打探一下,因為其中部分也不是真正白手起家,而是中途有某些大筆資金的幫助。這部份幾乎不會出現在主流報導,偶然聽到的故事或八卦消息也很難查證,真實度如何,每個人心中自有定見。至於許多世代傳承的上層家族從頭到尾都存在。

讓我們面對現實:社會階層的流動,儘管相對於君王貴族世襲的時代是快速的多、機會也多,但流動的速度並不如想像的快,而且滑落的速度和範圍、永遠比上升來得劇烈。

所以,你是否要繼續追求那些、由塑造這個價值信念體系的「上層」所灌輸給你的「成功」概念,然後一輩子被金錢和工作的義務和責任綁住?還是要聆聽內心、追尋覺醒、開創自己的真實使命,進而慢慢盡力建立一個新的範型、一個新的共識現實?

對失去金錢和工作的恐懼,已經成為現代人最主要的無形牢籠。

因為對工作和金錢的追求而放棄生命本身的喜悅、試煉與挑戰,在我看來不僅是毫無道理、根本是完全瘋了。但這是多數人從小到大被教育、所接受、也很少質疑的價值,形塑了我們目前瘋狂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