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rian

大師、信仰與市場化的靈修產品(上篇)


宗教和任何大師,都只是仲介(沒有貶低的意味)。我們必須知道,他們只是在傳遞、翻譯那些過去得道聖哲的訊息,只是代理人和出版商,而非真正的「老闆」。如果我們把這些代理/仲介當成唯一的真理和大師,而停止追尋自己的真理,那永遠無法淬鍊出自己靈魂的大師,也就是我們內在的神性。

儘管有些人需要這樣的架構(讓我們在這個看似有限且不斷變動的世界有一種穩定的安全/歸屬感...暫時的),但不代表你也必須在架構裡,而脫離就是邪惡或無法得道的。

宗教是你生命中完成自己內在大師之道的一個背景,而非目的。要讓這個背景發揮到什麼程度、要用不用,全看你自己。

有人在其中獲得意義,發想符合架構的創見而得到自己的答案。

有人質疑其意義,走出架構探索而得到自己的答案。

有人在架構外迷失而重回架構,找到自己內在的平安與意義。

還有其他各種不同的可能性,不一而足。

如果你感覺我自以為是的在批判哪種思想、法門或架構,那就誤會大了。

因為重點不是贊同誰或反對誰、說哪些有效而哪些無用,而是我們有沒有真正去體驗、認清對我們生命有效的信念、想法、事物?

還是,我們所承接的想法,只是我們覺得好、有道理,就照單全收,儘管時空環境已改變?還是因為來自權威,雖然我們內心隱約感到「怪怪的」,仍然把他們合理化?這都是在把你的神性權力交出去。

那我們應該反叛一切權威嗎?這樣想的話,又劃錯重點了。

問題從來不在外在的教條和權威,而是在我們自己身上。

對於所有的思想理念,我們有沒有如實體驗過?

如果你有第一手的經驗,那麼你怎麼想?你認為呢?

來快速檢視一下我們平日所談:

提到豐盛與富足,我們體驗過嗎?還是只講的一口豐盛?是物質還是靈魂上的豐盛呢?

提到靈性與修行,我們在生活上實踐過嗎?還是表面工夫?

提到愛與慈悲,我們真正無所求的施予過嗎?還是有所期待?

提到與本源共振,我們是驚鴻一撇的神祕體驗、還是內化並融入生活?

談到想成為治療師,是真心想付出,或只是藉此逃避面對自己的功課?

談到前世經驗,是用來自我療癒,還是滿足自我膨脹與怪力亂神?

談到大師,是模仿其言行打扮、崇拜追隨,還是激勵你探索自己內在真實的大師,就算那和一般「公認」、「主流」的大師形象相去甚遠?

不要只因為它們「聽起來不錯」就去傳述或教導任何大師/先賢/聖哲的言語,除非你已親身體驗。

時時對自己的言行保持警醒與真實,是我們靈性旅程中非常重要的一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