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rian

內在的[靈性盤點]之旅-中(2/3)


現在是專注在每個人自身生命、完成個體靈魂此生[畢業論文]--也就是成為自己大師—的時候了。但是所有的教導都沒有辦法讓你成為大師。它們能讓你舒服些,但還是在這個框架內;而這個框架-人稱夢境/幻象的架構-或許有些好玩、或許根本殘酷,但本質來說就只是客觀的體驗場而已,僅供學習使用。

再來檢視外在環境。

姑且不論世俗的經濟政治圈,單就靈性成長相關來說,所謂[靈性圈]、[靈修界]的說法是最無意義的標籤,好像那又是另一種特殊階層。

這種說法/標籤或許只是便於分類,但也恰好洩漏出其本質:餘興節目。有人歡唱歌跳舞應酬,有人喜歡上課看書靜心靈修,如此而已,並沒有多高尚、也不保證開悟。

這標籤在我看是狗屁不通,因為:靈修就是生活,不論你在做什麼,只要你活著在做事,就是在靈修,只是有沒有意識而已,因為任何事都和意識與後果相聯結。貼了[靈修界/靈性圈]的標籤,間接否定其本然是所有有生個體生活的一部分。

當這標籤成立,就失去了靈性和神聖的本質,而成為二元性的一環(靈性圈/非靈性圈)、商品的一種(各種宣稱開悟/得道/療癒/神祕學的課程),當然也就離靈修的本然目標更遠。

這不是壞事。無論如何,熱中「靈修」活動總比許多不良嗜好強的多(只要你能量力而為)。讓我感冒的是竟有人又認真當成另一種信仰來保護,形成另一種宗教狂熱推廣,滿口天使宇宙能量意識,實際上一樣談論是非、比較階級、道行...這些人為的東西。說穿了一切是就市場和商品的供需。

傳統的物質世界生活與人際關係呢?那就不用說了,我肯定格格不入的。

終日綁在生活家庭工作,下班若非在外應酬,回家就是電視連續劇綜藝節目購物台上網、不然就剩家務和罵小孩;一般的話題不外乎人脈、競爭、銷售、升遷、競爭、學歷、聊生意、聊機會、畫大餅;講到孩子就是名校、考試、抽籤、補習,消極一點的同溫層就是特定立場的抱怨與謾罵。

人們完全無意識,不知道自己有選擇性,也不想知道。抱怨社會不好局勢不好,但也不想怎樣讓社會好,只想怎樣讓自己好。如果要讓社會好必須稍微犧牲個人權益,那謝了,別人去就好,我的權益優先不得有些許折扣。我很難理解這樣的思維。

大家都知道的道理,卻因彼此不信任(因為沒有一體的概念),所以沒人願意先改,要死一起死;更極端一點的,為了怕淪為弱勢,只好努力成為壓迫者(美其名是「努力提昇自己的生活,有錯嗎?」)反正變成特權階級就死不到我。這就是所謂資本主義經濟的價值觀,就是我們社會主要動力的來源。是恐懼,而不是創造。

我最不能理解的就是非黑即白的意識型態。為什麼我一定要認同對方才能接受?這世上人70億種人,就有70億種想法,難道我要全部認同才能接受?這顯然完全是不可能的。讓每個人做自己、說出自己的真實,而我可以選擇認同或不認同,但是依然尊重每個人的表達。這樣很難嗎?

我知道兩個相對立場間往往有很多複雜的歷史背景和情緒糾葛,但如果這樣就註定無可化解,那我們的生命意義又在哪裡?

前述的種種生活,我們多數人都在經歷,而且是很長一段時間,以為可以適應,後來發現只是在壓抑,讓靈魂一點一點的死去,最後留下一個以為成功、卻不完整的生命與失衡的身體。

是我太敏感嗎?太單純?想的太美好?沒見過世面?

我當過職業軍人,待過陸戰隊的艱苦單位,見過冥頑不靈至極的長官;之後也參加過直銷團體和爾虞我詐的銷售業務環境,見過只要賺錢/權位一切皆可交換(包含道德底線)的商人和各種表裡不一的政治人物和各界「高層」。我深知何謂固執、無謂的堅持、鐵打的觀念;我也知道什麼是「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還有「違規不違法」這些流行的繆論。簡單來說,從對觀念信仰絕對堅持、到毫無底線這兩個極端的人,我都相處/互動過一段不算短的時間。再爆料多一點:我不只知道,而且我曾經很會,甚至深知厚黑三味。但也因為這樣,我更清楚那些作法從來不會帶給你真正的平靜,而且改變是可能的;甚至不只是可能,而是真真確確可以做到的,只要願意看見這個可能性並且開始嘗試。

總之,當你知道有選擇之後,那種生活就無法持續了。而[靈修圈]那些無益於探求真實(大多只剩市場與商品的關係)的關係我也毫無興趣。於是進入一種兩面不是人的處境。

我彷彿失去可認同的對象,也失去可以支持生命的信仰。

這像是在告訴我,過去的所有學習、道路、法門、工具,都是一個歷程,不是終點,而現在似乎到了必須自己走的時候了。

從外人來看,我的生活除了沒有積極開拓收入之外,其他看來也算還好,甚至有點悠閒;但實際上,感覺像是一切都斷了:我有家庭,但與家人的聯結不深;我有工作的主體,但沒有積極的經營;我有一些可以噴垃圾話的朋友,但鮮少主動建立人脈。我在[靈性圈](如果真有這個[圈]的話)幾乎也是絕緣體、儘管我知道在某個層次上我們都彼此扶持。我不喜談論、除非必要也少與同行交流。

我沒有建立學生團體、沒有經營粉絲頁(意思是,有專頁但沒有刻意經營),沒有非上不可的團體,太熱切的學生我會婉拒(因為這對你找到自己內在的大師沒有幫助)。「成功」人士說,你還沒成功之前應該多往外走,但我卻花很多時間跟自己相處。

我並不是憤世嫉俗。相反地,我很感謝過程中那麼多樣的導師、課程和書籍,逐步架構我現在所知的一切、打開我的眼界,讓我具體化我原本所知但不知如何表達與信任的一切。這些過程讓我知道,有那些想法並不是我發瘋了。這些讓我知道我是有選擇的。

但一段時間之後,好像只是在原地打轉。沒有什麼書好看、也沒有什麼課好上,甚至技巧也都是換湯不換藥,就像零食每隔一段時間就有新包裝和新口味來刺激市場,實際上多半也都是一樣的東西。

這時候是該拆掉架構、獨立前行了(嗎?)

隨著時間的推移,這種格格不入的感覺越來越強烈。剛開始我還會懷疑,是不是我做的不夠?花的時間不夠?情緒的強度不夠?精神不夠集中、不夠專注?沒有全心融入?

我經驗了寬容的幻象、也經驗了嚴厲的幻象。我要哪種就來哪種。變換的速度之快,就如同心念閃過的速度一樣。如影隨形,最後你只能與之共處。

越清晰就越困頓。那是一種寂寞感。為何有人看不清?

當你的意識聚焦外在,就不會看到內在,然後對於眼前最明顯的事視而不見,這就是靈性的遠視。

於是我不想講了。

我從來不認為自己是療癒系的。雖然有時我也需要療癒,但我提供的從來就不是療癒系的。

這也是當初能量圖體系吸引我的原因:他講的是療癒之後、下一步的行動;是動態的揚升能量。但如果只講療癒安慰,只講外星人和能量,我覺得自己是騙子,就算有人要聽有市場,我也暫時不想再做了,直到我找出一個方法,一個不會一直在裡面打轉的方法。

這段時間有很多機會進修/上課/證照,但我對此也已興趣缺缺。

如果是真的想要的也就罷了。如果沒有真正的共鳴,而且已經知道這是虛幻的,我為何還往裡跳?唯一的答案是恐懼。怕自己在幻象界證照輸人、學歷輸人、頭銜不夠多,被淘汰、被嘲笑。一切都是恐懼。

但去除這些,我覺得格格不入。一般社會的人際建立對我來說已毫無意義。

最後就引來一個我不得不發的問題:

這世界到底在搞什麼鬼? ....(續 -內在的[靈性盤點]之旅-下(3/3)

45 次瀏覽

​© 2018-2020 by Grand View International Consulting Co.,Ltd. All right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