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南美館的展覽爭議


近期台南市美術館舉辦「亞洲的地獄幽魂展」(網民戲稱為「殭屍展」),部分宗教團體以「偶像崇拜」「傷風敗俗」「會得罪神」為由表達激烈反對,引發各界討論。

儘管宗教團體立意良善,但教條式的勸導卻非現代人能接受。這事一方面再次讓不同宗教文化的歧異與矛盾浮上檯面,一方面也有越來越多人認為這只是單純藝術而不涉入爭議。這都是好事。

但在當前疫情未歇、人心浮動,正確資訊被掩蓋而恐懼被刻意傳佈的時刻舉辦這類展覽,是否單純只是「藝術」,或亦有其他面向值得注意?


我們知道,自然的宇宙曆法是以節氣區分事物階段,剛過的「夏至」代表事情的啟動;而近日持續的「多星連線」會加速和放大能量;活動的開幕是能量的啟動點;因此,若特定勢力想要,在此時舉辦幽魂展將是非常合適的時機,因為可以順勢把黑暗和詛咒的力量落實下來。

為何要這麼作?是要阻止人類覺醒達到臨界值,和5G、疫情與實驗針、意識操控與言論審查...等全球大重設的計劃是同一個脈絡。而透過展覽和流行文化來嵌入能量是比較不被察覺的方法。


這除了「天時」、「地利」之外,還需「人合」,宗教團體的抗議恰好促成這點,因為其所持理由會讓人直覺是迷信與教條而排斥,強化了「展覽只是藝術」的正當性。支持者的「民氣」,剛好是落實詛咒所需要的「人合」。


我不贊成用宗教語言來否定這些展覽,但也不能忽略,這類展覽的確可能被特定勢力利用,作為錨定死亡與黑暗能量的載體。


因為觀展時一旦感受被勾起,不論是美善和諧或陰暗不祥,都會立即連結該物品/形象背後的能量母體並開始共振,透過個體的能量場來輻射,把特定頻率發送進入我們的時空。

你可以無視這幾天的天候異狀並試圖以科學解釋,像是台北午後的冰雹閃電、以及南部的怪風...等,但從天人合一觀點來看,天地宇宙與自然萬物皆互相牽引;地有一物,天就有一象,沒有巧合,只是我們是否能看見關連與提醒。


以「藝術」為名來植入意象是黑暗勢力常見手法,過去歐美也常見以前衛藝術加入大量邪惡意象和血腥畫面,讓原本的禁忌透過「藝術」包裝而有了正當性,公然進入我們的世界。


以下藝術家的作品就是例子。(注意:以下任何一位的多數作品都可能讓人極度不適,所以不放圖片,請自行搜尋並小心觀看。)


荷蘭攝影師 Margi Geerlinks、

澳洲藝術家 Patricia Piccinini、

比利時視覺藝術家 Biljana Djurdjevic、


以及被喻為行為藝術教母的 Marina Abramovic。她的作品總是赤裸呈現血腥、器官肢解與人性疏離,挑戰恐懼極限、充滿撒旦意象,卻受到眾多名人吹捧


這些明擺著極度扭曲和地獄般的作品以「藝術」之名毫不遮掩的公開展示,任何膽敢挑戰或質疑的人,都難以避免的受到主流以沒文化、膚淺、迷信、思想/心胸狹隘...等字眼批評。


相較之下,這個由法國凱布朗利博物館策展的「亞洲地獄幽魂展」似乎真的只是小case。


人們以為那只是無害的圖片或模型,但真正的影響是,透過這些意象背後連結到的能量本體,會透過人們意識的牽動,慢慢地、難以察覺的滲入我們的世界,直到我們視之正常為止。而那就是群體靈性正式沈淪的起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