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疫苗,我還能怎麼辦?(下篇)

已更新:2021年7月29日


(回顧上一篇【除了疫苗,我還能怎麼辦?(上篇)】)


3. 疫情背後的真相

「...這個星球上的每個人都會發現自己被說服、被哄騙、在沒有強制要求下,被迫接受注射......每個人都會有一個名字或一組數字ID,和一個健康狀態標誌「已接種」或「未接種」...


「我認為這就是這一切的意義,因為一旦你打了疫苗,我們就變成了玩具,世界會按數據庫控制者想要的方式來走。」


— 前輝瑞副總Dr. Michael Yeadon,

「Life Site News」受訪內容

2021年4月7日



————-


如果疫情只是一般的病毒傳播,那想用疫苗來解決,是很合理的。但從過去一兩年的種種跡象來看,這次疫情是刻意引發、全球規模的生化戰,牽涉到對人類體制的破壞和意識控制。而疫苗就是最新的戰略物資,目的是用來控制全球人民

目前,專精銀行法、醫事法和國際法的德國律師萊納福爾米奇博士(Reiner Fuellmich)帶領的國際律師團隊,已在美、加、澳、德...等多國提起訴訟,因為一切基於核酸檢測(PCR測試)做出的防疫措施和規定,可能只是一場大規模詐欺。


他同時也展開對CDC(美國疾病管制與預防中心)、WHO(國際衛生組織)和達沃斯集團(即每年在瑞士舉行的「世界經濟論壇」)因「反人類罪」而提起「冠狀病毒欺詐」的法律訴訟。


他指出,「不正確的PCR測試結果,並下令醫生將任何合併症死亡描述為因Covid死亡,屬於欺詐。」此外,因此使用的「實驗性疫苗」本身也違反了「日內瓦公約」和「紐倫堡守則」(Nuremberg Code)內的多條規定。(完整聲明請按此




他在接受德國版大紀元時報訪問時表示:


全球的封鎖和其它防疫措施都是「以Cornan/Drosten論文中向全世界提出的Drosten測試為基礎,並在世衛組織的幫助下向全世界推廣。而這被真正的科學家定性為不科學的無稽之談。


「封鎖計劃在全球同步進行。各國政府在製藥、科技和金融公司的控制下,在全球範圍內步步為營地策劃。」而這一切的依據皆基於「Drosten的兩個錯誤的事實斷言,即無症狀感染和PCR檢測。」


他解釋:「如果有法院發現這些事實斷言是虛假的,那麼...在所有文明的法律體系中,所有的(防疫)措施都必須立即被推翻。這也意味著,那些對這些虛假事實斷言負責和傳播這些斷言的人,以及他們的受益者和支持者,必須支付損害賠償金。」


從這個脈絡下來看,就不能單純用以往「病毒/疫苗」的解決公式,而必須思考其他方式,因為疫苗正是這次最主要的武器,而非病毒。病毒只是促成這次大規模疫情的背景而已,疫苗才是真正目的。


當人們開始將「疫苗護照」視為理所當然、認同「疫情都那麼嚴重了還講什麼人權」的同時,我們的意識也正如「溫水煮青蛙」的一步步陷落。

這就是為何「有心人士」要排除其他可能,創造一種「疫苗是唯一解方」的輿論氛圍,來讓你覺得很恐怖,而且除了疫苗,你一點方法也沒有。為了安撫你,它們告訴你這是科學的,而所有質疑者都是反科學的陰謀論者。

當很多專家學者跟你保證,疫苗有經過嚴謹實驗過程、是安全的,而對疫苗的質疑多半只是「沒有嚴謹的實驗結果證實其因果關係」,或「不應用臆測、推論就影響人們接種意願」時,他們也承認,mRNA是全新開發的疫苗,或許有罕見的副作用,要追蹤多年才會浮現


BioNTech董事長、醫學教授薩辛(Uğur Şahin)在6月29日談到是否需注射第三針以應對變種病毒時也承認,「我們暫時不清楚何時需要加強,也不清楚每隔多久就要進行一次加強。」


另一篇在7月7日發表、討論疫苗對Lambda變種病毒的報導中也指出,「...根據3日發表在生物學家預印本文獻庫BioRxiv的新研究,在實驗室中,採用mRNA技術製作的輝瑞和莫德納疫苗仍可有效中和Lambda變種病毒,儘管這無法證明這兩種疫苗可有效阻止該變種病毒,不過科學家滿懷信心。」


或許你會想,也有很多醫生和專業人士對疫苗持肯定態度啊,但贊成和反對的兩方專業意見沒有共識的狀況,實際上只說明了一件事:


目前沒有人真正搞得懂這個病毒、也沒人真正清楚疫苗的效力和未來的影響。

所以,福爾米奇博士說這些只是「實驗性疫苗」,並未言過其實。使用這些疫苗,確實有違反「紐倫堡守則」之嫌。


那麼,究竟是哪來的信心,讓你願意安心接受這些宣稱「經科學嚴謹測試」的疫苗呢?


就是這種自大引發、並不斷加劇人類面臨的種種困境。這些也正是宇宙要我們透過大規模事件反思的。如果人們願意承認我們對病毒和疫情確實所知有限,是否就能謙卑的互助合作、開放地探索各種不同的可能性?

-------------

4. 你能做些什麼?


「只要在症狀剛開始發生時,都有簡單的藥物可以快速治療,根本無需疫苗...確診者80%是有帶口罩的。」

—美國肯塔基州參議員Rand Paul

(眼科醫師出身,未打疫苗的染疫後復原者)

訪問地區商家時談話內容,2021年5月

再次地,我要強調的不是否定疫苗,而是在這樣的脈絡下,我們必須思考還有沒有其他選擇,以及為何這些選擇都被打壓、禁止公開討論。


相信疫苗的人的人當然有權力施打,但其他選擇也應該能被公開討論,而非被視為禁忌、甚至妖魔化。


那麼,對我們一般人來說,除了疫苗還能怎麼辦?


你可以去了解看看那些說不用疫苗的醫學人士和專家,他們的觀點為何。

你可以開始思考,市面上對於疫苗一面倒的宣傳是否合理。

你可以讓更多人知道,還有其他的選擇。

你可以帶著這些資訊,要求地方代表或官員,討論其他的方式。

你可以讓這些不同聲音被看見、被討論。

世界上有很多地方、很多醫師,都曾開發出不同的治療方法,像是用奎寧、用維生素C+D3+鋅...等等,甚至以聲音治療理論為基礎,用頻率與細胞共振的另類療法,都有進行過,也獲得許多成功經驗。這些都是疫苗以外的可能性。

你可能想,那些效果都還沒經過大規模實證,不足採信。但疫苗何嘗不是緊急授權的實驗藥物呢?如果不允許被公開討論,如何有大規模的實證和檢驗?


重點是,我們必須知道,疫苗絕非唯一解方。它雖然看似是目前最主要的方式,但也可能是最不安全、對人體傷害最大的。如果說,疫苗只是其中一種方式,那麼,其二、其三...等方式是否可以獲得重視並研究?其他解方確實存在,我們需要的是要求去重視其他可能性,以及公開討論的機會。

——————————